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崎翁斋主人杏林夜话

闲暇时添加一些文章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如果您要求医,请QQ:505794115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西医结合主任医师,专注中医药对肿瘤放化疗后的解毒排毒,中医药治疗各种肝病、肿瘤、糖尿病、不孕不育、顽固性皮肤病、中老年保健、抗衰老等。信奉药医不死病,佛度有缘人!

网易考拉推荐

还我本来真面目4

2006-09-08 09:47:13|  分类: 崎翁斋主人杏林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真正中医是这样的 
  从无到有   
  固然是有了人类,就有人的疾病,同时人也就有自卫能力,可是你生了病却没有人来替你治疗。空假说的话,是巫替你祷祝皇天和你的祖宗来保佑你。大约公元前1000年左右,医生才从巫师的手里夺过了治病权,才有了医生。 
  至公元前770-221的春秋战国时,才有专业的医生,如医缓、医和、长录君、秦越人……等人。有人说还有扁鹊,其实他不是人名,而是任何医者都可称为扁鹊,一如现代的"大夫"、"郎中"、"医师"一样。就是《史记》有传的扁鹊,也不过是"医生"两字的同义词,这里所指的是秦越人。另外相传黄帝时的雷公、歧伯、俞跗、桐君……等,我很怀疑是不是确有其人。因为公元前1000年及其之前,生了病,只有祈祷的"巫",而没有治病的"医",那么公元前4000多年以前,医生还没有,哪里会有"名医"?就是《黄帝内经》,也是秦汉时的产物。文字的开始在殷墟的甲骨上,上溯三千年字都没有,怎能写书? 
  不过当时的治疗手段,可能已有针灸砭石熨,就是现代的针灸医生。因之可以说中医的第一个儿子是"针灸",也就是说其时只有针灸医师可以作为中医的法定代表。 
  二儿子的产生 
  那时针灸是正统的医生,但也有内服药治病的逐渐出现,只是用药简陋,组合粗糙,"内鸡矢醴"(鸡粪酒浸剂)(见《素问·腹中论》)就是当时几首方剂中的一首。 
  汉·张仲景(145-208年)把当时散在各地民间的,已由野蛮而进入文明、由粗糙而进入精细、由乱凑而进入正规的方剂,如麻黄汤、桂枝汤之类,收集、分类、补充,配以适应症,编写了一部《伤寒猝病论》。从此又形成了另一种治病手段的以内服药治病的医生,和针灸平分秋色。"派"本来是指两个支流中的流水而言,没有支流就无派可言。现在医家分为两个支流,派也应运而生。于是大儿子称针灸派,二儿子称方脉派。炙派就是用针用灸来治病,处方切脉的就是方脉派。那时只有针灸派和方脉派有资格来代表中医。 
  又来了三儿子   
  随着时代轮子的向前滚,年复一年的长河中,新病种的发现日渐增多,病情(证)也复杂了,病人的要求也高了。一个万能的全科医生实在再也应付不了,在这种实际情况中,不能不把病清理分划,作了一个粗糙的分类分科,但这种分科是在初期,还不能和现在的接轨。这种医学上的嬗变可在《诸病源候论》里,忠实地反映出来。 
  在这事实上需要分科而尚没有实行医生分科的40年间过去了。到唐初的孙思邈(541-682年),他就斗胆大手脚地认真做起了分科工作。反映在他的著作《千金要方》中,已毫不含糊地分为:妇人(妇科)、少小婴孺(小儿科)、伤寒(急性传染科)、七窍病(眼、耳、鼻、咽喉、口腔科)、痈疽瘰疬(外科)以及不少有病名的病-当然是内科无疑。并在第29-30卷用2卷15节的篇幅来专谈针灸。 
  显然第三儿子-专科又产生了。不过还是称为方脉,原因也是处方切脉,更因其妇科、小儿科、五官科等与方脉完全相同。不过为了与方脉有所区别,于是方脉称大方脉,专科称小方脉。组织结构,大体上是: 
  针灸 针灸科 
  大方脉 内科(现称大内科) 中医外科(内含皮肤、耳鼻喉科) 妇产科 小儿科 
  小方脉 眼科 喉科(内含口齿科) 痔漏科 骨伤科(内含推拿)   
  这个格局,基本上现在还是如此。至于耳、鼻从外科离析出来而和喉科合并而成的耳鼻喉科、男科从大内科中分出、皮肤科从外科中分出、妇产科分为妇科和产科,乃是近来的事。   
  同时,代表整个中医者,也就是针灸、大方脉的内科与小方脉的专科。   
 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,大方脉与内科成了同义词,而且内科单一地作为整个中医的法定代表者,好像针灸和各专科仅仅成为附庸者,所以产生了"大方脉就是中医,中医就是大方脉"的概念。从何时开始难考,但今天就是这样。分析其原因可能有二:其一,从业者多,约占总数的40%强,远比30%弱的针灸科与30%左右的小方脉多得多;其二,技术方面,对传统理论的掌握最多。他们不登场,谁都无法作为中医的代表人。现在就是如此。 
  对中医的要求   
  第一,当然以"医德"为先。好在任何人的嘴巴都能做到医德高尚,甚至"可以贡献生命来为病人"都能承诺,因之最重要的一关,必然闯过。     
  以技术人员来说,比医德还重要的是"医术"。医术也者,就是你必须拥有了他,才能成为医师。你有得不多更遑论没有,那你就在中医队伍里没有立锥之地了。 
  它是什么?是中医独占特有的理论体系和治病手段。如何去获得?其一,读烂中医的经典著作。光"熟读"还不够,必须要"烂"。且看现在70岁以上的老中医汤头歌诀(方剂学中的方剂)可背上几十首,甚至到三位数字;但很多年轻中医,连四君子汤、四物汤、人参败毒散的组成药品都凑不全,原因就是仅仅蜻蜓点水般的看一看、读一读而已。其二,博览群书。也就是多阅读中医学诸子百家书,有条件的扩大到历代名人儒士的札记、散文。现代的医药杂志刊物,当然不能不看。例如"有一分寒,就有一分邪"、"男子肾多不足,女子肝常有余"、"溃疡首重脾胃"、"耳聋治肺、鼻塞治心"、"六腑以通为补"、"培土生金,伐离救坎"等两千年中历代先贤们的心血结晶、千锤万炼的经验总结。虽仅仅片言只语,可是这种吉光片羽的珍品,万金难买。还有不出医家之手的文人学子的札记散文,对你学术也有很大帮助。如陶宗仪(?-1396年)的《辍耕录·黄门》谈女子不孕症,男子也有责任;方以智(1611-1671年)的《物理小识》载有"心以呼吸,进新气,退旧气"、"血以行脉,脉有总,曰络。从心出者,亦有二大络,一下一上,分细周身。有络血入心,先入有窍,次移左穷";周亮工(1612-1672年)的《书影》说男子也有更年期。在同一时期的医生根本不知道。毋怪乎汪讱菴(1615-1698年),虚怀若谷的向外行人请教,"金正希先生尝语余曰:人之记性,皆在脑中。小儿善忘,脑未满也。老人健忘,脑渐空也"(见《本草备要·辛夷》)。 
  现代中医学习条件,何等良好,医刊、杂志、报纸,在图书馆里连屋充庭,可使你的本领真的一如《礼记·大学》所谓:"与日新,日日新、又日新"。所以中医而三个月不踏图书馆门槛,你脑子必然尘封而生绣。开店营业,不进货,怎可?! 
  你把纵的"读烂经典著作"作经,把横的"博览群书"作纬,再把这纵横相加、经纬交织组成的"中医的传统理论与治病手段"之网真正的拥有了,才是中医。 
  各为其用,各取所需 
  所以中医学术和事业的存在,从业人员获得中医的资格,就是依靠这个"中医的传统理论与治病手段",简称"中医学术"。以其中医们各人所拥有的,高低多寡,事难统一。但大概上有"精通"、"熟练"、"掌握"、"熟悉"与"了解"五个朦胧层次。当然,"精通"之上还有"神化"(即出神入化、神通广大的神),但并不要求。"了解"之下还有"不懂",那么对其应毫不留情地否认他是中医-尽管头上戴四方帽子、手里拿毕业证书、身上穿白布大褂。 
  一般要求需达到"精通"者,为内科、妇科、儿科和五官科。不精通怎能完成"辩证论治"、"理法方药"之中医最高级的作业呢? 
  针灸科应该"熟练",不熟练怎能从事"辩证施治针"找络寻经、选俞取穴,而且还要凭它来指导你名目繁多的手法操作?还有外科,中医的特点是一切外表疾病是"形之于外,由之于内",所以也同内科一样,必须处方服药。且看汪石山(1463-1593年)的《外科理例》、高锦庭(1755-1827年)的《疡科心得集》、张山雷(1873-1934年)的《疡科纲要》等外科著作,都是以内科姿态出现的。 
  小方脉专科,除了妇科、儿科、五官科、外科以外,大多以手术为主,故对"中医的传统理论与治疗手段"的"中医学术",只需"了解"已足够。正因以手术为主,所以和西医的形式距离很短;又以医疗器械的更新换代,消毒要求的日益严格,使这种距离更加缩小。不过这样现象和中医的形象毫无关系,因为根本上没有丢掉或损伤中医的"传统理论和治病手段"。而且中医眼科的针拨白内障、伤科的小夹板、痔漏科的挂线等,还是保持着浓厚的中医特色。而且耳鼻喉科手术中摘除鼻息肉的方法、用具、操作顺序,自陈实功(1555-1636年)在《外科正宗》发表之后,这400多年来全世界的医生一直仿效到现在。除了以时代的前进而器械更新、用药更新之外,手术顺序一直到21世纪来临之际还是原封不动地沿用陈氏在16世纪的"取痔(息肉中医称鼻痔)秘法"一整套:麻醉、套上绞断器圈套、拉紧、用力拨、息肉脱落后用止血药操作顺序固定下来。更令人钦佩与惊奇的是在手术台前,负责的老师都要谆谆嘱咐学生们"千万不能圈套拉紧而致息肉切断,必须用力拉出使发生于窦腔内息肉根底同时去净"。把陈氏"向下一拨,其痔自然拨落"(见《外科正宗·取痔秘法》)的经验,向接班人一代一代地传下去。因为息肉切断而不是连根拨出的手术,不能称其为成功的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殿后语 
  中医的面目,已经"全非"了;中医的形象,已经"曲扭"了。身为中医者,不能不也像屈原(公元前340-前278年)一样的要"拂拭三闾文字,还与日争光"(见宋·张孝祥《水调歌头泛湘江》)。张氏要屈原还我本来面目的方法,是整理出《九歌》使它再放光彩。我们要中医还我本来形象,只有把中医是怎样的内涵外貌,忠实地介绍。使群众"既识其真",当然"必知其假"。这个降魔杖高高一举,尽管你群魔乱舞得如何热闹,必然玉宇澄清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9年9月9日杀青于 茧垒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年八十八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